「一直做自己喜欢做的,就不用工作啦。」──专访法国哲学家奥斯

作者: 来源:A普生活 时间:2020-06-11 02:15:24 浏览(170)

「一直做自己喜欢做的,就不用工作啦。」──专访法国哲学家奥斯

「哲学家其实不住在地球上啦;」奥斯卡.柏尼菲笑着说,「所以他们只能彼此对话。」

柏尼菲是哲学博士,不过谈到哲学学者时常常语带揶揄,直说学院让哲学只属于哲学家,而哲学家不懂如何对其他人说话。柏尼菲会这幺说,并不是看不起哲学,相反的,柏尼菲不但是哲学博士、写作哲学书籍,200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告儿童哲学在学校教育中的重要性时,柏尼菲就是教科文组织的顾问。

「从那时起到现在,经过大约十年,这个想法才逐渐普遍,」柏尼菲表示,「推行这个想法必须有耐心,说动老师和家长,告诉他们:应该跳脱肤浅的命令式对话、经由讨论和思考,才能回归哲学的本质。」

虽然法国的教育里有哲学课,但让年纪更小的孩子们接触哲学算是新观念,尤其对哲学家而言。「目前法国的教程里十七岁才会读到哲学,而且只读一年:学知识、学哲学家的名字,但没有学自己思考,这是不够的;」柏尼菲解释,「我们尝试让『哲学』变成一种日常可用的东西,目前已经有一些着注思考的老师,会採用我们的方法和孩子互动。」

柏尼菲认为哲学教育的重点在训练思考,而非传递特定知识;但麻烦的是,大多数的父母亲不认为孩子会思考,所以觉得孩子只要乖乖接收大人给予的资讯或命令就好。「事实上,年纪小不代表不会思考,只代表他们还没拥有某些知识。」柏尼菲说,「读庄子或苏格拉底,重要的都不是背诵他们的那些行事和言论,而是体会他们的思考方式。」

因此,柏尼菲创作的《爸爸,你为什幺爱我?》《妈妈,我为什幺存在?》《我为什幺不能想做什幺就做什幺?》《我为什幺要上学?》系列书籍,瞄準的目标虽然是三到七岁、约莫在幼稚园阶段的孩子,但书其实也是给父母亲读的──柏尼菲希望父母亲在唸书给孩子听时,可以和孩子一起思考。「大人觉得孩子不会思考,其实大人才不喜欢思考;」柏尼菲说明,「有些大人以为理所当然的事,其实并不那幺理所当然,当孩子发问时,大人应该要一起想想。」

柏尼菲在这系列书籍里设计了一个陪伴孩子的玩偶,「玩偶常是孩子最好的朋友,所以书里的孩子问一个问题、得到一个答案之后,我会让玩偶鼓励孩子持续发问;」柏尼菲解释,「另一方面,玩偶对答案的反应其实也是孩子内心的反应,所以可以让读书的父母或祖父母们看到孩子的精神层面。」

柏尼菲认为,没有反诘思索就贸然行事十分危险,「就像《庄子》里的『浑沌之死』,北海和东海帝王想让中央帝王浑沌和常人一样拥有『七窍』,就在浑沌身上凿孔,反而把浑沌弄死了。」柏尼菲举出东方哲学的例子,也提到自己喜欢庄子;他认为精神性的思考如果剩下教条仪式,那就只是像排泄物一样的东西。「心中有道德,就不需要仪式;有心中有仁慈,就不需要道德规範;如此层层往上,最后就是庄子说的『天道』。」

这些给幼稚园孩子看的哲学书,就是精神思考的小小种子,只要教师或家长有耐心一起读,就会很讶异地发现:他们认为孩子不思考,只是因为自己不思考。「孩子们会说:终于有人问我在想什幺了;」柏尼菲笑道,「而教师或家长们,也会和书里的成年人一样,一开始对孩子的提问没兴趣、只给了理所当然的答案,但在最后也会重新思考。」

不用预设立场、仔细观察、把握每个提问进行思考,是哲学教育该做的事。「『庖丁解牛』的故事里,屠夫看的并不只是如何轻鬆肢解、保持刀刃锋利,而是这些事物的本质;」柏尼菲再度以《庄子》的寓言为例,「那是更高层次的东西,不可名之,需要经自己去想才能获得。」

让思考的种子萌芽需要时间,柏尼菲除了推广哲学教育,也固定举办哲学营队。「不过,我认为自己处于永久性的休假状态,从不工作;」柏尼菲笑了,「台湾人总是觉得需要用力去做点什幺、获得成绩,但我觉得一直做自己喜欢做的,就不用工作啦。」

►►奥斯卡.柏尼菲儿童哲学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