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个欧利桑

作者: 来源:边走边爱 时间:2020-06-14 10:25:42 浏览(265)

光大三村约十户台湾人家庭,其中许伯宏欧利桑年长我老爸八岁,也在台中水湳机场任职,三个儿子天资聪颖,陆续考上医学院,都成为名医。 二次大战期间,欧利桑曾到日本研习机械多年,战后返台,1947年进入第三飞机製造厂工作。老爸原本和欧利桑不熟,每天上班在大雅路口等运输车时,彼此会打个招呼,互看二十多年。另外则是从其他人口中,略知欧利桑曾到日本,专长车床,两人倒没机会深谈。 老爸有几次请半天假,出机场大门在水湳路等公车时,曾巧遇欧利桑也请假回眷村。两人心照不宣,话也不多,下车后又各忙各的,并无特别交集。 直到1991年眷村全拆了,老爸开始怀念一些老邻居,偶而也喜欢到莒光新城走走,期待碰到人叙旧。就是在这样情况下,某年重阳节敬老餐会,老爸和许伯宏欧利桑意外同桌,感到非常亲切,相谈甚欢,重新建立情谊。 欧利桑有二女三男,台中一中毕业的儿子许权杰、许权振、许权霖,后来都当医生,家境转好,多年前即搬离克难巷,在市区买宽敞新房子。光大新村拆除后,他在莒光新城也分配一户,房屋一直保留着,夫妇心血来潮来住一晚,白天找老邻居聊天或在家泡茶。 我几年前陪爸妈前往莒光新城,在中庭碰到欧利桑夫妇,虽然已八十七岁,欧利桑身体仍然硬朗,精神很好,外表看起来就是一位很有涵养的老人家。老爸也是前几次遇到欧利桑,刚好有时间话家常,两人又都有「日本经验」,聊的特别愉快。 老爸认为光大新村台湾人家庭,三村以许伯宏孩子最顶尖,一村则以我家三兄弟最优秀,都是台中一中毕业。坦白说,我有点心虚,真正优秀的还是许家孩子才对。 八十多岁的「胡仔」欧巴桑,目前则住在莒光新城,包括先前住过的模範新村、光大三村,已经在眷村生活超过六十年。 二次大战期间,欧巴桑嫁给任职高雄冈山「日本海军第61航空工厂」的胡仔,日本战败,工厂全员被解散,欧利桑也失业。隔一年,欧利桑进第三飞机製造厂,先派往员林办事处,后来才调到台中。 1948年,胡仔夫妇到台中住模範新村,与另位邻居共用一户日式眷舍。由于邻居在房屋楼板底下养猪,胡家小孩常被蝨子叮的全身红肿,欧利桑后来获悉克难巷有人要换屋,就赶紧搬家过去。 军中收入微薄,家里孩子又多,欧利桑白天到机场上班,晚上和假日则到市区铁工厂加班,多赚一点钱。据老爸回忆指出,胡仔欧利桑年长他十几岁,当年还曾引介他到北屯铁工厂工作,两人一起骑单车去加班,不过也因每天操劳过度,还不到五十岁就病逝。 我以前从不知胡仔欧利桑这号人物。眷村拆除后,欧巴桑也搬来莒光新城,我曾在中庭见过,但不认识也不曾问候。 某年立委选举,陪爸妈来莒光新城户籍地投票,两人碰到欧巴桑时很热络,我也主动致意,才略知胡仔夫妇故事。白髮苍苍的欧巴桑用台语跟老妈说:「唉!人老了,背都弯了,挺不起来!」想像她当年丧夫,茹苦含辛养育孩子长大,确实令人敬佩。 胡顺来欧利桑,1927年出生,家中有七兄弟,他排行第二。小学毕业后,成为日本海军志愿兵(第三期),下部队到航空队当整备兵,战后进入第三飞机製造厂任职。 1946年,台中水湳机场发现一颗美军空袭的未爆弹,当时已没有日军专家,欧利桑主动勇敢去拆除引信,获得长官和同事敬佩。 当年年底,欧利桑结婚,育有四男一女,为养全家,历经艰辛。后来,决定离职自行创业,1958年在绿川东街开设「顺来科学社」,专门把军品改为民生用品,例如收音机、马达、机械、脚踏车、电扇、冰箱等,也曾买下报废品,改造为台中市第一辆重型机车,骑在街头引起轰动。 某日,他跟高雄市「钟联行」购得发电机用小引擎2马力,自装组成马达自行车,还在报纸刊登产权(引擎号码H17-31I号)徵询异议启事,表示对该车产权有异议者,请自登报日起三日内向台中市警察局第一课或他声明,否则即将呈请牌照使用。 欧利桑蒐购各种军事剩余物资,进行改装整修,并训练学徒和人才,对1971年以后的台中机械工业和产业颇有影响。后来,更引进日本高科技机械技术,广为普及,令多位来台湾考察的欧美与日本专家,直纳闷台中为何有如此竞争力? 1980年代,加入「台日海交协会」,并当过会长,该会是为纪念二次大战死亡的战友,每年定期在台中宝觉寺举行追悼会,或进行台日交流活动,多数会员都已白髮苍苍。

 欧利桑1998年九月二十日受洗成为基督徒,认为他一生路上有上帝荣光和爱照顾,并有永生的应允和永远的活命,以致他日日生活充满喜乐。

三个欧利桑 2014年八月,欧利桑因病去世,享年八十八岁,告别式于笃行基督长老教会举行,留给亲友无尽的相思与不捨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文章